新闻排行榜

电工基础知识,超梦,晕车-时间线国内顶级新闻

文、王永坤

一、蚁谣

公元534年,昌盛一时的北魏一分为二,权臣高欢坐镇邺城,挟皇帝而令诸侯。还有权臣宇文泰,坐镇西京长安,另立一位皇帝,与高欢平起平坐——高欢在东,占有的地盘人称东魏;宇文泰在西,占有的地盘人称西魏。

两家戎马争战不休。起先,高欢兵强将勇,屡战屡胜,不几年便将宇文泰压至西北一隅。

这年秋天,高欢集结了七万戎马,预备攻击西魏军事重镇玉壁。但是,高欢此举却遭到了大臣们的激烈对立。

大臣们认为,东魏适逢大旱之年,不少地方颗粒无收,征战军需粮草缺乏;西魏筑守玉壁多年,深沟高垒,守兵虽少,但无路可退之下必拼死防卫;更要害的是东魏比年征战,卒困马乏,急需休整。

一句话,天时地利人和均不利于出征!

面临大臣们异口同声的对立,高欢自认为是,下达了出征令。车辚辚,马萧萧,兵出邺城之日,高欢稳坐中军大帐中,掀帘一看,只见邺城街头巷尾欢迎大军出征的大众空落落的,局面极是冷清,不少院子中还隐约传来悲哭声。

高欢不由大为诧怪:以往出征,大众无不倾城而出,敲锣打鼓夹道欢迎,今天怎样回事?当下高欢喝令泊车,向陪他出城的老部下——邺城留守斛律孝卿投来问询的目光。

斛律孝卿理解高欢的意思,嗫嚅道:“邺城大众今天不出来欢迎大军出征,满是……满是由于皇宫外御河河堤上那棵大槐树下的两窝蚂蚁!”

由于两窝蚂蚁?高欢不由瞪大了眼睛。斛律孝卿长叹一口气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。那棵大槐树树根的东西双面各有一窝蚂蚁,个头、数量都差不多,仅仅东窝蚂蚁身须金黄色,西窝蚂蚁身须漆黑色。为了抢夺大槐树,两窝蚂蚁常常聚群厮咬。

这几年,在大槐树下纳凉歇息的人们发现一个古怪的现象——每逢您率大军出征前的一天,黄黑两窝蚂蚁就要厮咬一番。渐渐地,人们又发现,若是黄蚁斗赢了,则我们的大军大胜而回;反之若是黄蚁斗输了,高王您在战场上极难占便宜。人们便哄传由于我们的大军尽穿黄衣,而死仇人宇文泰的戎行尽穿黑衣,因而黄黑两窝蚂蚁定然代表着两支大军!幸亏的是,以往黄蚁屡战屡胜,邺城大众便兴致勃勃地欢迎我们的大军。而在昨日,黄黑两窝蚂蚁又展开了一场大战,在这场大战中,黄蚁惨败,弃尸满地!此番高王出征,邺城大众简直家家户户都有父兄子弟在伍,只怕此去凶多吉少,登时一夜之间,整个邺城笼罩在哀痛之中,谁还有心出来为大军送别呢?”听了斛律孝卿的一番话,高欢哈哈大笑:“征战杀伐,事在人为,与蚂蚁有何关连?真实可笑!”斛律孝卿拱手道:“大将军,以蚁事妄测国务当然荒诞,但我们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望大将军权且信这一回。”

但这些话高欢底子听不进去,长鞭一甩,千军万马潮水一般滚滚而前……

二、蚁变

出乎高欢预料的是,此次攻击玉壁,东魏大军困围六十天,用尽了各种攻城办法,伤亡五万,玉壁城仍旧纹丝不动!高欢无法,只得大哭一场罢兵东归,回到邺城不到两个月,羞愤之下一病而亡。

高欢身后,他的儿子高洋接收朝政,爽性废了东魏皇帝,自立为帝,国号大齐,后世称为北齐。登基之后,高洋做的榜首件事便是命人将那棵大槐树下的黑蚁捉尽灭绝,让黄蚁独占大槐树,并垒起高墙将大槐树圈起来,派了一队兵丁专门看守,禁止别人进入,以利黄蚁繁衍生息,长保大齐国运万年长!

说来也奇,灭了黑蚁之后,高洋北伐契丹,南征萧梁,西抗宇文泰后人树立的北周,无不大获全胜,国运昌隆,几有统一天下之势。惋惜高洋天命不永,年仅三十一岁便死了。

尔后,为争皇位,北齐皇室同室操戈,其中有两个年幼的皇帝均被皇叔所害,国势大衰,包含兰陵王高长恭也因皇帝猜疑而被赐毒酒身亡。西边的老仇人、北周武帝宇文邕见有隙可乘,出动大军兵伐北齐,势不可当,只几个月便霸占了邺城,北齐消亡。

北周武帝进占邺城后,听降臣说起黄黑蚂蚁争战之事,很是猎奇,当下亲身去那棵大槐树下观察状况。令人大吃一惊的是,只见大槐树上上下下、鳞次栉比爬满了黑蚁,黄蚁居然一只也寻不见了!

北周武帝大诧,急命人找到原先看守大槐树的几个北齐兵丁,一番问询,才算理解了个大约:自从黄蚁独占大槐树后,起先倒也昌盛一时,但几年之后,黄蚁的数量并不见多,反倒日渐减少了!兵丁们惊慌之下,通过仔细观察,发现黄蚁极喜窝里斗,没有了黑蚁刁难手,便同室操戈。特别令人怜惜的是,虽一老蚁所生,但上一代可谓叔伯辈的成年蚁自恃个头大,专喜咬啮下一代幼蚁,致使幼蚁极难存活下来。

对此,兵丁们百般无奈。近些年,兵丁们又发现不少黑蚁爬墙钻洞侵入大槐树——想来是最初幸运逃生的黑蚁的后代。不幸老弱病残的黄蚁本就数量不多了,这下尽被杀光!

北周武帝仍是大惑不解,命令张贴了一纸皇榜,赏格重金,以招知晓蚁事本相之人……

三、蚁谜

重赏之下,总算有一个青丝老儒揭了皇榜。这老儒是刚刚战死的斛律孝卿家的老管家。老儒说他知晓蚁谜,但他不要重赏,只求北周武帝能放了被软禁的斛律孝卿的家人。

北周武帝容许了老儒。老儒这才通知北周武帝,最初黄黑两蚁争战及争战成果满是斛律孝卿一手操作的。

斛律孝卿留守邺城,极是忧虑前方战事引发后方人心不稳,偶尔发现大槐树下的两窝蚂蚁,灵机一动,将黄蚁附会成高欢大军,将黑蚁附会成宇文泰大军,在大槐树上洒些蜜粉,两窝蚂蚁便会为争食大战起来;若要使哪一窝蚂蚁制胜,只消提早一天往另一窝蚂蚁中投进些蜜食即可——吃饱了蜜的蚂蚁因腹中有食不只体重蠢笨,并且争胜斗志大减;腹中正饥的蚂蚁则志在必得,杀性十足又轻盈善斗,谁胜谁负,操作起来一挥而就!

之前,斛律孝卿成心喂养黑蚁,让黄蚁屡次制胜,邺城大众自认为子弟兵会取胜归来,便安心如常。玉壁大战时,斛律孝卿竭力对立出征,但见高欢我行我素,便一反平常让黑蚁大胜黄蚁,意在警醒高欢改邪归正,惋惜高欢仍是不听。

至于少了天敌的黄蚁的老蚁杀幼蚁搞窝里斗,老儒说这是出自蚁类的天分,不只黄蚂蚁如此,黑蚂蚁也是如此——不信,现在独占大槐树的这窝黑蚂蚁过几年也必将走黄蚂蚁的老路!

听了老儒的一番话,北周武帝连连允许,心中却暗自思量——黄蚁由于老蚁杀幼蚁而覆亡,而高家也是老辈杀小辈窝里斗而亡国,其实,不只是高家手足相残,便是自己的宇文宗族也是窝里斗呢!想最初宇文泰驾崩前,将国务托付给年长的皇侄宇文护,宇文护见宇文泰诸子年幼,竟起了谋朝篡位之心,连杀宇文泰两个儿子,只要宇文泰的四儿子宇文邕装痴卖傻好几年,十分困难才觑机除去心狠手辣的宇文护……

北周武帝一番沉吟,最终问老儒道:“朕看你颇有才智,你再说说怎样能使黑蚁防止窝里斗呢?”老儒一怔,想了想道:“陛下,凡事应当顺从其美。自古以来,黄黑两蚁本就比邻而居,虽相互争斗,实为共存——大敌当前,便会时间坚持警醒之心,不致自相杀伐。罪臣认为不如仍迁一窝黄蚁来,与黑蚁共居大槐树,互留后路……”

北周武帝理解了老儒的言下之意——请不要对高氏宗族斩尽杀绝,但宇文宗族与高氏宗族苦斗几十年,岂能留下高家余孽让他们效法发愤图强的勾践?当下连连摇头此言不当,不当!”

一个侍臣窥知北周武帝的心思,灵机一动主张道:“陛下,黄黑两类蚁之外,尚有一类白蚁。三蚁之中,白蚁体质最弱,无妨捉来白蚁与黑蚁争斗,也可使黑蚁坚持警惕之心!”北周武帝面露喜色,命那侍臣带兵捉些白蚁来试一试。

老儒匆忙上前道:“陛下,这恐怕不成的!那白蚁……”北周武帝哪容他再啰嗦,挥挥手命侍卫将他赶了出去。

四、蚁叹

只说那侍臣捉来一堆白蚁后,大槐树下的黑蚁一见,个个触角上竖,碰头示警,随之群起而攻,纷歧时便将白蚁逐一咬死。

北周武帝大喜,拍着大槐树道:“此法甚好,大槐树永归黑蚁矣!”

当即命令仍旧留置一队战士看护大槐树,每天专捉些白蚁以供黑蚁斗杀。

令北周武帝怎样也没想到的是,他同高洋相同也是个短寿皇帝,灭齐后的第二年就一病而亡,几年后,辅佐国政的老国丈杨坚一举谋朝篡位,改国号为隋,宇文后代尽被诛杀。

令人又一次称奇的是,就在这一年,邺城那棵大槐树忽然干燥逝世,黑蚁无树可依,一夜之间无影无踪!

战士们采伐大槐树,只见大槐树的树根、树干中尽是白蚁——本来单个幸运从黑蚁口下逃生的白蚁居然钻入了大槐树,令黑蚁百般无奈。木中筑巢繁衍的白蚁繁衍惊人,只几年便将大槐树啮死!

人们又围着大槐树议论纷繁,都说白蚁驱赶黑蚁征兆着隋朝代周,真的是天意啊!

这时,斛律家的那个老儒拄杖而来,见此景象连声长叹:“蠕蠕蚁虫,何关人事?流言纷繁,耳食之言耳。其实,白蚁非蚁,实乃蠹也;蠹者,蛀木之虫也!老朽最初怎样也没想到威武一世的周武帝也信任蚁谣,那时便知定有今天之事,只惋惜了这棵大槐树!”

人们这才茅塞顿开,举火尽灭白蚁,而这则蚁事也随之撒播于世。

选自《山海经》2014.7上

推荐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