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排行榜

300英雄,读书的名言,麦昆-时间线国内顶级新闻

文 |王不王不

出处 |王不王不ID:gh_8bce9cb2d91b

一想到我们假日都出去happy了,

我写稿都没动力了呢!

这篇熬了两个通宵才写好的文,

只想劝诫广阔男性同胞:

越轨有危险,渣男需慎重。

不信,您往下看!

也不知是谁家的猫叫春,整夜都在凄厉地嚎。

媛子觉浅,梦与醒交织着睡了一晚,清晨起来脑筋发懵。

才五点钟,透过窗布一角向外看,天还轻轻发青。

那猫总算不叫了,媛子也睡不着了。她坐起来伸个懒腰,今日还有个案子要开庭,她动身翻开电脑,收拾要用到的文件。

有人在大力地捶打房门,谁啊?催命似的。

媛子套上外套去开门,街坊男鄙陋的胖脸从门缝里挤进来。

“你家门口,挂着条死蛇。”

死蛇?媛子顺着街坊的手指看过去,门前的那盏顶灯上垂下来一根红绳,红绳的下端吊着一条长长的死蛇。

那蛇被勒住了脖子,双目眦裂,嘴巴大张,死状惨烈。

媛子惊叫了一声,跑去卧室里叫醒林城。

林城迷迷瞪瞪地被拉出门外,看见那蛇,一个激灵醒透了。

谁那么缺德,在人家门口挂死蛇?

林城去物业办公室查楼道里的监控,看见深夜十点和清晨五点,同一个瘦弱的人进入和跑出。但那人全副武装,帽子口罩和眼睛,底子看不清是谁。

媛子着急上班,林城却急匆匆地收拾了几件衣服放在行李箱里,说要出差一个星期。

媛子害怕了,有个反常昨夜在她家守了一整夜,林城又要出差一个星期,晚上她一个人在家,如果那反常再来,她该怎样办呢?

林城安慰道:“不会的,今晚他不会来。”

“你怎样知道?我不论,我不敢一个人在家。”

林城叹了口气,说:“好吧,让我妈来陪你。”

媛子榜首反应是回绝,但她想了想,又容许了。

她跟婆婆,倒没有什么不爽快,便是婆婆有个缺点,太爱往家里捡破烂。

婆婆是靠捡废物把林城养大的,非常不容易。

可是现在的林城和媛子,薪酬加起来也有四五十万了,他们住的房子也两万多一个平方,但婆婆仍然是看见纸壳和矿泉水瓶,就往家捡。

她说她不由得,由于那些对她来说,便是钱呀,钱哪有不捡的道理?

媛子倒不是嫌丢人,而是气候热,那些废物堆在家里,又臭又脏,繁殖细菌,还招蚊蝇小飞虫,她是有细微洁癖的人,实在是忍受不了家里变成废物场。

果不其然,婆婆来的榜首天,媛子装修精巧的阳台上,现已堆了一摞纸壳和踩扁的塑料瓶。

媛子摇了摇头,忍吧,一个星期算了。

当晚,没有反常。

第二晚、第三晚,整个星期,都没有什么反常。

林城总算回来了,婆婆却说:“马上中秋了,扔月饼盒子的多,我在你们小区过完中秋再回去。”

媛子正翻开手机的百度网盘看相片,她愣了一下,下意识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整个晚上,媛子都心事重重。

午夜,又有猫叫。

媛子推醒林城去看,林城开门出去了两三次,在楼道里查看了好久,也没看到人,然后回到床上倒头就睡。

但的确有猫凄厉的惨叫声,严密短促,声声中听。

吊死蛇的惨状不停地在脑中闪现,媛子觉得非常惊骇。她看着鼾声震天的老公,知道叫醒他也没用。

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,透过猫眼往外看,却只看到乌黑一片。

她正想缩回脑袋,只见那乌黑倏地消失了,显露出含糊光线下的白色墙面。

媛子惊出了一身盗汗,莫非方才有什么东西堵住了猫眼?仍是说有人在门外扒着猫眼往里看?

一整夜,噩梦连连。死蛇和黑影,轮流在梦里追她,她在梦里歇斯底里地哭,醒来疲乏不堪。

第二天清晨,又是一阵短促的敲门声,仍是那个胖脸街坊。

“你家门口又挂了只死蛇!”

婆婆一惊一乍地骂,林城一脸凝重地把死蛇取下来,扔进了废物桶。

直到出门,媛子总觉得林城有话要讲,但他试了几回,半吐半吞。

当天,媛子就去找人在门口装了微型摄像头。

小小的一颗,媛子在旁边做了点粉饰,一般人看不出来那是个什么东西。

装摄像头这件事,她既没告知婆婆,也没告知林城。她的心里,隐约有个不太成形的主见,她还需求一些依据。

当晚,林城清晨两点才回家,拖着一身的疲乏,说是陪客户喝酒歌唱,但他身上没有酒气。

当晚没有猫叫,摄像视频里一夜安静,没有反常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又康复了安定,只不过,老公回家越来越晚。

中秋节那天,婆婆在楼下的废物桶处死死盯了一天,跟同行老太太抢了一堆月饼盒子回家。

晚上,林城回家挺早的,婆婆吃完月饼,就早早地睡了。

媛子翻开阳台的门,想看看天,一摞摞的纸壳和月饼盒,挡住了半个窗户。

天上无月,阴毛毛地下着小雨。

媛子叹了一口气,把晾在外面的衣服一件件拿了进来,“唰”地关上了窗子。

林城坐在沙发上看中秋晚会,近来,他总是锁着眉头,一副心事重重的姿态。

他看了一眼从阳台走进来的妻子,做律师的媛子,有一双敏锐的眼睛,逼得他有点喘不上气来。

他酝酿着,不晓得怎样开口,才干损伤最小地度过眼下这个百口团圆的日子。

门外又传来一声猫叫,林城“霍”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眼睛死死地盯着门口。

媛子看得出他的暴怒,她从鼻孔里宣布一声轻哼。

阳台上的鞋盒子好像轻轻动了一下。

遽然,媛子“啊”地一声尖叫起来,那声响惨痛惊骇,像是见了鬼。

林城匆忙把视野从门口转过来,他看向阳台的方向,从那一堆月饼纸盒里,爬出来一条条花花绿绿的蛇,它们弯曲游动,朝着各个方向爬去。

婆婆也被尖叫声吵醒,翻开卧室门,看到眼前的场景,脸色瞬间苍白,吓得一双眼珠子都要瞪出来。

林城也不敢去动那蛇,拉着老婆和老妈,急吼吼地向屋外走去。

幽静的楼道里,连呼吸的声响都明晰可闻,那一声声猫叫,变成了哀怨的啜泣,好像是鬼在哭号。

“妈,月饼盒子里怎样有蛇?这要是把你咬到,可咋整?”

“那啥,俺不知道啊。俺光顾着抢了,没看里头有啥物件儿啊。”

媛子清楚感触到,老公手上传来越来越重的力道,他的手心轻轻冒着盗汗。

她冷冷地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婆婆,然后,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。

街坊男的胖脸睡眼惺忪地从自家门口探出来,又悄然无声地缩回去。

老公左冲右突地在楼道的犄角角落上上下下找了个遍,没有看到任何人。

他气急败坏地大吼:“唐晓璐,你给我出来!”

楼道里空空如也,只要那一声声猫叫在回应他。

媛子边哭边问唐晓璐是谁,他不回答,自顾自地在手机上输入一个电话号码。

电话那头慵懒绵软的女孩声响慢慢响起,在幽静的夜里,媛子和婆婆听得一览无余。

“亲爱的,怎样了?”

“唐晓璐,你这个反常,我说过不许再吓唬我家人了。你不听,还肆无忌惮,现在开端动我妈的主见了。你要是把我妈吓出什么缺点来,我必定要你美观。”

“哎,你发什么疯?......”

没等那头说完,林城一把挂断了电话。

媛子看到林城眼里的愤恨和沮丧,婆婆好像也看透了什么,大力地在林城臂膀上捶了一下。

“王八羔子,你在外面惹了什么不洁净的女性?你要是敢对不住媛子,看俺不揍死你。”

林城安慰了一下他的母亲,提议先去邻近的酒店安排一下,明日再找人来捉蛇。

酒店里,林城的手机不停地响起,是唐晓璐的号码。

林城狠狠地一遍遍挂断,最终关机。随后,他在媛子和妈妈怀疑的目光里,告知了全部的隐情。

半年前,他们部分进了几个新人,其中有个女孩儿叫唐晓璐,消瘦白皙,性格内向,说起话来细致柔软绵密,像棉花糖。

这种女孩,激起了林城的维护欲,他总是会在工作上多照料她一下,让她的工作上起手来,比其他的新人挥洒自如。

一来二去,女孩儿跟他汇报工作时,总带着几分单纯的撒娇和崇拜,让人到中年的林城心痒痒的。

一天,他们部分约好了去喝酒歌唱,期间,唐晓璐喝了许多,到了KTV倒头就睡。

等世人连续走得差不多了,林城只能扶起大醉的唐晓璐,把她送回家。

他一路扶着她细致柔软的腰肢,闻着她身上发出的诱人气味,感触到了久别的心动。

醉意含糊间,两个人欲火中烧,在她家的那张粉红小床上,完成了榜首次干柴烈火的纠缠。

起先,这种感觉仍是很甜美的,尽管他隐约觉得对不住家中的老婆,但情欲掩盖掉了沉着。

可是逐渐地,唐晓璐的赋性显露了,她是个操控欲极强的女性,她并没有把这段一夜情当作露珠情缘,反倒想一步步把林城据为己有。

可是林城有家有业,他对唐晓璐的情欲很快就康复了安静,他从未想过要扔掉自己的妻子。

唐晓璐让林城陪她的时刻越来越长,他不同意,她就在办公室里搞工作,而且在林城家门口,玩起了夜半猫叫、挂死蛇的恐惧花招。

林城只好以出差的名义骗妻子,然后一整个星期都守着她,满意她。

怎么办她的愿望不仅仅这些,她要他离婚,他不同意。

所以,等他回到妻子身边,她又故技重施,玩起了深夜猫叫的花招,为的便是让他今夜难安。

其实那两夜,他都没有睡好,他怕媛子发现,更怕唐晓璐再做出更反常的事来。

中秋前那几天,他每天都陪着唐晓璐待到深夜,等她睡着了,他才回到自己家里。这种极度严重,又无时不刻不在懊悔的心境,摧残的他快要溃散了。

他好言劝说,中秋这一夜,无论如何他要陪自己妈妈过,唐晓璐容许了。

可是没想到,她居然在自己妈妈捡的月饼盒子里悄悄放毒蛇,要是这些冷血畜生把不明所以的妈妈咬伤或吓到,结果几乎无法想象。

他没想到,唐晓璐能反常到这种程度。

林城沮丧地诉说着,扑通一声跪在了媛子脚下,请求她的宽恕。而且说马上辞去职务,从此跟反常女隔绝全部联系。

婆婆瞬间苍老了许多,在男人越轨这件事上,她现已历尽苦楚。

二十八年前,林城的父亲为了一个女性抛妻弃子,现在儿子又重蹈覆辙。

“冤孽呀......”她悲痛地站动身,长叹了一声,慢慢地出去了。

媛子从跪着的林城面前动身,走到窗户边昂首看,天空的阴霾逐渐散去,一轮含糊的月影逐渐有了概括。

她是个女性,又是个律师,其实早就感觉到了老公的心神不定,确认他越轨的依据,是在自己的网盘上发现的。

她从前帮林城下载了手机版的网盘app,而且用自己的会员账号登陆过。

林城并没有介意自己手机上鳞次栉比的app中,这个不起眼的小软件,也历来没有翻开过,可是,它每天会主动导入林城手机里的新相片。

林城陪唐晓璐的那个星期里,被唐晓璐拿着自己手机拍了许多显露的相片,以及他们一同玩耍的合照。

回家前,林城清理了全部相册相片,却底子不知道,网盘现已悄悄地留下了这些依据。

那天,媛子翻看网盘,看到那些相片时,感觉天旋地转。

精明如她,干练如她,也毕竟逃不过这尘俗日子的无情玩弄。

她受理过许多离婚案子,看过许多夫妻反目成仇,早就对婚姻抱着慎重镇定的情绪,仅仅,当这种剧情落到她身上时,仍是让她触电般不知所措。

她暗暗决议,要在林城和他的小情人这段软弱反常的联系上,悄悄地加一把力。

中秋之夜的猫叫和蛇,的确不是唐晓璐的手笔,是媛子将计就计,在暗处悄悄放的录音。

她借着关窗的时机,悄悄地把早就挂在外面的,装满蛇的月饼盒子拿进阳台,混进婆婆捡来的那堆纸盒里。

她回身回客厅时,顺带翻开了盖子。

而那些花花绿绿的蛇,也不过是稍做假装的土蛇算了,它们不过是击退林城软弱神经的最终一根稻草。

即使唐晓璐辩解又怎样,那段联系,早就被林城嫌弃备至,人历来只信任自己乐意信任的。

她是个律师,全部对立的答案都无外乎是与非。

可是今夜,她却对未来感到无限苍茫。

作者:我是王不王不,台甫王不,你能够叫我作家、作者或许写字的!可是熟识我并喜爱我的人都叫我环环,喜爱用文字的方法解读我窥视到的人道,听过一句话,当你注视深渊的时分深渊也注视着你,深渊不必定存在,可是折射出的必定是种种人道缺失的部分。

推荐新闻